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功夫文化
搜索: 标题  

解读少林寺CEO释永信

[日期:2008-07-25]   来源:周末   作者:李 诚 周 益   背景:  
A-  A  A+

  释永信的一天

  记者在少林寺见到郑书民时是上午9点,据郑透露,此时释永信已经起床4个多小时了。

  “方丈会在4点多起床,然后坐禅两小时,7点去斋堂和众僧一起用斋,上午在寺里各处巡视,处理寺务。下午研习佛法,也看看其他方面的书,晚上看看新闻,然后尽可能早点睡觉。”郑书民在少林寺的大雄宝殿中对记者透露了释永信一天正常的作息安排。

  想采访释永信必须通过郑书民这一关,“你看,要采访方丈,连中央电视台的也得排队。”郑书民点开电脑屏幕上一个电子文档,指着上面列出的媒体名单对记者说,“这采访的预约时间都排到几个礼拜外了。”

  “开会,接待,开会,接待,方丈太忙了。”自称是“打工仔”的郑书民用这些话来点评这个他称为方丈的“老板”,他告诉记者,实际上释永信不可能像此前所说的那样正常作息。

  他有可能一日三餐都在外面的饭局上,甚至晚上都在异地甚至异国就寝。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往往是在接待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大人物来访、开各种各样的研讨会。只有一点释永信始终保持着:不管头天晚上休息得多晚,他总会在5点钟之前起床。

  “今天一个非洲国家的议长来少林,他要负责接待,你今天肯定碰不上他了。”为了向记者证明所言非虚,郑书民拿出了释永信的日程表给记者看,期间还给释永信的助理打了好几次电话。到中午12时,他苦笑一下,说:“方丈现在也没吃饭呢。”

  在与记者的交谈中,郑书民表示对很多采访都很后悔:“现在很多报道都把方丈写得很势利,我非常生气。”  

  在郑书民眼中,释永信“非常不容易”,他对记者说:“这么多年很艰辛地走下来,他一直在探讨少林寺的发展,探讨佛法该如何发展,我记得他说过一句话,‘少林寺1500年前就存在了,那1500年后呢?’”

  CEO的由来

  这样的等待,在记者前往少室山前,很多同行都提醒过。不过,这并不妨碍释永信在媒体上频频露面。

  他总是一身黄色僧袍和红色袈裟,体型略微发福,他会坐着配有专职司机的越野车四处旅行,也会乘坐喷气式客机周游世界,他还在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举行大型表演,又与好莱坞明星交往,并在全球开设少林分寺。在最近的一次接受采访时,释永信自称最喜欢独坐禅房,打坐、思考。但随后他即感慨,自己每年有超过1/6的时间在国外飞,和上流社会打交道,去过的国家现在连自己也数不清。

  人们对少林方丈的印象大多来自金庸、古龙的小说,严肃、古板,与世俗生活隔绝,是那些书中方丈的生存方式。而在释永信的身上,则难见这样的痕迹。

  据了解,如此高频率的曝光率,始自2004年的一次美国媒体的采访。据郑书民透露,2004年美国探索频道来少林寺拍一个节目,“可能是英语里‘方丈’没合适的对应词,所以节目管方丈叫‘少林寺CEO’。结果就打那起国内媒体突然开始对我们集中报道起来了。”郑书民说,“虽然觉得这称呼不符合中国国情,但是大家都这么叫,方丈也只好认了。”

  一名曾经采访过释永信的同行告诉记者,这位面相憨厚的佛门CEO有着常人难逮的铁腕,民主化管理在他看来是行不通的。诸多大型国企的“领导一支笔”制度在少林寺别无二致,而许多决定少林寺发展的大事,也都由这位穿着袈裟的CEO一人拍板。对于这个评价,释永信曾在一次媒体采访时坦陈:“民主管理也许在别的地方行,可唯独庙里不行。俗话说:一百个和尚乱当家。因此,我不相信民主,在我看来民主就是平庸。好在我的‘独断专行’给全寺带来的结果摆在那里,大家还都相信我,认可我,起码目前我还没听到内部反对的声音。”

  “释永信”的由来

  有关释永信出家有好几个版本,在河南同行的帮助下,记者把各个版本进行比较整理后,大致整理出了释永信的出家之路。

  释永信祖籍安徽颍上,俗姓刘,名应成,1965年出生,父亲是水电部第四工程局的一名职工,参加过三门峡水利工程的建设,母亲一人在家带着5个孩子务农,他在家中排行老三,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刘应成的父亲曾经到过少林寺,所以也知道了“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于是,在回家探亲时给孩子们讲了这个故事,年少的刘应成就记住了少林寺。

  1981年3月,春节刚过,16岁的刘应成只身一人,来到少林寺。但是,刘应成身上没有介绍信,只能再回安徽补开介绍信方能加入“少林寺生产队”。当然,刘应成能成功皈依佛门与他母亲信佛是分不开的。另外,他共有5兄妹,家里也不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出家就得到了家长的许可和理解。

  待刘应成拿着介绍信来到少林寺的时候,少林寺在编人员不到10人,而且都是老弱病残,共有30余亩薄田。口粮不够吃,早晚两顿玉米糊糊,仅中午一顿馒头,且限每人两个。如今的释永信回忆说,许多人以为他当年出家是为了在寺院里混个饱饭,其实,当时寺院里比起老家的生活差远了。

  在寺里,释永信做过饭,放过牛,种过地……他的勤快、好学很快得到了几位老和尚的赞许,更是获得行正和尚的喜爱。在行正的主持下,释永信就在少林寺立雪亭举行了简单的皈依仪式。

  1984年,行正方丈让19岁的释永信成为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负责人之一,被别人称为“二当家”,协助行正方丈处理日常寺务。

  此外,释永信还设法筹资修复了法堂、钟楼、鼓楼等,给少林寺找回了一些重整旗鼓的气象。而行正方丈1985年查出得了胃癌,也在默默盘算着接法传人的最佳人选。

  一天深夜,释永信来到行正方丈床前,行正方丈问:“你有事吗?”释永信答:“弟子这些天来,看到师父已是年迈多病,处事常常力不从心,有心代师父挑挑担子,不知师父让不让弟子代师父来挑?”行正不动声色地问:“你的肩膀能够挑动多少斤?”释永信答:“师父原先能够挑动多少斤,弟子现在就能挑动多少斤!”

  1986年,释永信成立少林寺拳法研究会,任副会长;第二年,又发起建立少林寺武术队,后发展为武僧团,任团长。

  1987年8月,老方丈圆寂,年仅22岁的释永信承师衣钵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寺院住持。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