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林动态功夫新闻
搜索: 标题  

慕名来中国苦练太极功夫 为学针灸洋硕士来豫读本科

[日期:2008-12-10]   来源:东方今报    作者:赵媛   背景:  
A-  A  A+

  【人物名片】安龙(安德烈),29岁,乌兹别克斯坦人,河南中医学院针灸与推拿专业本科2年级学生

  【推荐理由】来中国3年,普通话说得溜,太极拳比赛拿第一,正在学正宗的中医针灸推拿,同学忙着听外国歌,他开始研究中国古琴。

  身高一米八五、金发碧眼的小伙子,背着把太极剑走在大学校园里,一开口说的又是流利的普通话,对这样的他,你不好奇吗?

  他会告诉你,他叫安德烈,中文名是安龙,“李小龙的龙”。他生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2005年只身来到中国河南。他是个金融硕士,现在却在河南中医学院读本科,一心学中医针灸推拿。

  ●慕名来中国苦练太极功夫

  “我叫安德烈,你可以叫我安龙。”他普通话倍儿溜地自我介绍着,还说更喜欢别人叫他的中文名字。安龙的家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首都塔什干。2004年,安龙从吉尔吉斯国立大学金融学专业硕士毕业。本来等待他的是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他却迷上了中国的太极拳。“我第一次见人打太极,还以为是中国的体操。”安龙说,他家附近的公园有在中国留过学的人每天在那儿练太极拳。他说,别看这种功夫“慢悠悠”的,却有神奇的力量,“静能制动,柔能克刚”。安龙虽然学过空手道和柔道,但他一下子被这种神秘的中国功夫吸引住了,跟着人家学了一年多简化24式太极拳。

  2005年,越来越想探求中国传统文化真谛的安龙来到河南焦作大学,一边学汉语,一边学习陈式太极拳。“这洋小伙子来中国就是心血来潮,练武太苦,他才坚持不了。”刚来河南时,没人相信安龙能在这儿待长久。可他居然练得越来越像样,还拜了陈式太极拳的传人刘卫党为师。

  ●在温县陈家沟获太极拳冠军

  今年10月29日,第三届世界传统武术节在湖北武当山举行,安龙报名参赛,与来自69个国家和地区的165个代表队的2000多名武术爱好者同台竞技,切磋技艺。

  安龙凭着扎实的功底和出色表现,分获男子C组陈式太极拳陈式传统二等奖及男子C组陈式太极剑三等奖。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获奖。

  今年10月2日至5日,在温县举行的2008年中国陈家沟太极拳邀请赛上,安龙夺得了男子丙组传统陈式太极拳(大架)一等奖和男子丙组太极剑二等奖。

  在位于河南中医学院的一居室的家中,安龙给记者表演了简化24式太极拳,出拳落脚干净利落,拳落还带着风声。

  安龙说,东方的智慧是“收”的,西方的是“放”的,而太极不仅是功夫,还是深奥的哲学,已经让他越来越着迷了。

  ●考中医学院免试汉语

  学习太极拳的过程中,他意外接触到了中医,又被吸引。“外国人对针灸最好奇,一根针就能治病,太神奇了。”安龙说。

  2007年9月,安龙从焦作辗转来到郑州。“别的留学生申请河南中医学院都要考汉语,学校老师一听我说的普通话比他们还标准,就说,‘汉语你不用考了’。”安龙顺利通过了学校的考试,成为河南中医学院2007级针灸与推拿专业一名普通的本科生。

  ●下课总抱着《黄帝内经》研究

  在2007级针灸与推拿专业一班90个学生中,安龙是唯一的留学生。“我们班上课,第一排中间的座位永远是留给安龙的。”安龙的班长徐鹏恒说,安龙课上总是认真听讲记笔记,已经成了全班的“标杆”。现在如果安龙不来,那个座位就给他空着,已经成了惯例。“别看安龙是留学生,学习却一点也不糊弄,比一般学生还刻苦。”徐鹏恒说,课堂上没听懂的东西,安龙绝对不会放过,一下课就会“缠”住老师问。平时还总见他抱着古文书,到老师办公室请教。“学校刚开始只是想让我跟读普通班试试,现在他们相信了,我可以。”安龙说,第一学年,除了对中国学生来说也很难懂的《医古文》补考外,其他考试他都顺利通过了。“从他身上,很多同学学到了勤奋。”徐鹏恒说,安龙下课还经常抱着《黄帝内经》研究,对中国人来说都晦涩的古文,安龙却能学进去,简直是个奇迹。

  ●有空就练书法琢磨古琴演奏

  墙上挂着少林寺念珠,电脑前贴着中医针灸挂图,柜子里放着太极剑,书桌上还摆着笔墨纸砚……光看安龙的家,真看不出主人是老外。

  安龙说,他从太极了解了中医,又从中医里见识了更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他像闯入中国文化迷宫的小孩子,每一个发现,都让他惊喜。徐鹏恒说,同学们现在都在学英文,安龙却练起了中文书法;同学们爱听国外的流行音乐,安龙却对中国的古琴产生了兴趣。

  徐鹏恒说,受安龙的影响,同学们开始意识到传统文化是财富,现在班里很多同学都对太极拳产生了兴趣,不少人加入了学校的太极拳俱乐部。

  ●相信缘分想找个中国媳妇

  “河南人很好,想家的时候我就去找朋友。”独自在中国3年,安龙有很多河南“哥们儿”,有他在焦作的同学,也有练武的同门,还有偶然认识的陌生人。安龙说,一到过年过节,这些“哥们儿”能让他找到家的感觉。

  安龙说,自己曾在焦作谈过一个中国女朋友,两人语言沟通没问题,可惜生活追求不同,分手了。“如果找个中国媳妇,我可能就在中国扎根了。”安龙笑着说,他和中国人一样,相信缘分。如果缘分来了,他说不定就留在河南了。

  现在乌兹别克斯坦知道中医的人还不多,安龙也想毕业后回国在塔什干开个中医诊所。另外,他想把太极功夫带回自己的国家,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武术的神奇。

  安龙说,不管他将来干什么,这一辈子,他是和中国密不可分了。

阅读:
相关新闻       功夫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