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术名家太极名家
搜索: 标题  

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在澳大利亚教授太极拳

[日期:2011-02-23]   来源:中华武术   作者:张峻峰   背景:  
A-  A  A+

  经过3个月的精心准备,2010年9月1日,在澳大利亚,我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单独的国际太极拳教学历程。

  今年春节期间去澳大利亚旅游,那边的朋友希望我能再去一次澳大利亚,哪怕只有三四天的时间,可以给大家讲授一下太极拳,提高一下大家的水平。看到澳大利亚朋友热切期盼的眼神,我欣然接受了邀请。

  教授外国人太极拳最适于用哪种模式?我们都在摸索中。我的考虑是,不会像国内的一般太极拳培训班一样,在一开始就告诉学生这次课程要学习和掌握多少个具体动作,因为虽然这里的学员们都号称学过几年以上,但我想毕竟在国外,水平不会太高。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的沟通过程中,我就他们收集上来的一些学员感兴趣的话题分类、归纳和提炼,其中两个话题使我非常好奇,首先是他们强调不希望再学“舞蹈”太极了,不想练“被稀释”的太极和竞赛套路了。

  “什么是“被稀释”的太极拳呀?” 我不解地问道。

  他们解释道:在澳大利亚的太极拳老师大都只教动作,强调太极拳的健身和养生,不练基本功,因此学到的太极拳套路就跟跳舞没什么区别。但老外们心里隐约知道真正充满文化精髓的太极拳不是这样的,他们能感觉学到的不够全面深入,但又不知道太极拳是什么样的。于是这些老外就把他们学到的太极拳做了形象的比喻:就像很稠的酸奶加水后变稀、变淡了。所以,他们想要学的是充满攻防含义和技击内涵、蕴含着丰厚哲学思想的传统太极拳。

  我的朋友、这次培训课程的组织者向我介绍,澳大利亚人不喜欢肢体接触,据说这是他们的文化传统,他们认为每个人的身体都被一个大气泡包裹起来,任意靠近自己的身体,就会把大气泡戳破。在他们以往的太极拳教学过程中基本上都采取老师讲、学生练的方式,当某个动作需要纠正的时候,也只是老师说这里要放松、那里要再高点等等,不会去手把手接触学员的身体。必须得接触身体时,还得事先征得学员的同意才行。我来说这可真是个难题了。因为我教拳的特点之一就是一定要告诉学生每一个动作的含义,这样不仅能让学生更好地理解动作的目的,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不那样做,同时从健身的角度也更有利于学生做到用意识指导动作,起到更事半功倍的健身效果。习惯手把手给学生改动作的我,会让学员通过接触我的身体来感觉,然后再对比他们自己的动作认识到问题。而就动作的运动轨迹以及用法、动作的意念等等都必须在边讲边和学员“实战”中才能直观、简洁和明了。

  我阐述了我的教学方法,对学员们说:“你们只有在亲身体会到意识的变化导致动作力点的变化、从而身体上会有不同的感觉才能真正学到些太极拳的东西。因此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们会有身体接触。”“没问题!没问题!我们愿意!”由于学员们看到我刚才的讲解和志愿者的亲身体会,大家纷纷表示希望愿意参与这样的上课模式。

  第一天的课程在我演示了传统杨式太极拳之后圆满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准时开始上课。在做完准备活动后,我向大家介绍了一下北京传统杨式太极拳的特点,北京的传统杨式太极拳的起势练法和其他主要杨式传承人的练法不太一样。据我的杨式太极拳老师张勇涛老师讲,当时他的姥爷崔毅士先生吸收了武式太极拳的起势特点,并征得杨澄甫宗师的同意在北京这么练和教。后来从我的恩师吴式太极拳名家李秉慈老师那也得到了认证,因为在六十年代国家体委推广普及太极拳时曾派李老师学习和教授杨式太极拳,因此李老师对于这段历史非常清楚。

  接下来,我一招一式地教大家练习传统杨式太极拳,为了提高学员们的兴趣,我特意选择了几个非常有特点的杨式太极拳的动作编了个小套路,使得套路紧凑而精彩。我把每一个动作分解成若干个小动作,每一个小动作讲解动作规范、讲意识、讲用法、讲眼神,并且反复练习。例如单练手上的动作,我会让学员原地不动,面对镜子一遍遍地练习。对于步法的练习我就让大家从练习场的东头走到西头,不论是分解练习还是整体练习我都是尽量做到给每一位学员都能改动作。

阅读:
相关新闻       太极拳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