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功夫资料资料集锦
搜索: 标题  

为你揭秘重庆非遗拳术那些事儿

[日期:2014-02-20]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近日,重庆市政府公布了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来自北碚、江津、荣昌、梁平的贺家拳、昆仑太极、蚕门武术、小洪拳、金家功等五种拳术位列其中,蚕门武术、贺家拳、昆仑太极……这些在日常生活中鲜有耳闻的武术拳种,到底是如何在重庆生根发芽的?它们在重庆的发展现状如何?带着种种疑问,重庆晨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几位非遗拳术的传承人,听他们讲述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

  发源 历史悠久多为外地引入

  能够入围重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非易事,此次公布的这五种非遗拳术基本都有三四百年的历史,在重庆本地发展的时间也超百年。

  北碚贺家拳第七代传承人贺俊杰告诉记者:“我们贺家拳起源于清朝乾隆年间,当时是峨眉山智善长老云游到复兴场,在场上扯开场子传道授拳,复兴场的居民、贺良春的父亲便成为智善长老的超级‘粉丝’,并拜其为师学习拳术,从此开始了贺家拳的启蒙。”而江津的蚕门武术同样也是从外地传入,蚕门武术第八代传承人钟旭峰透露:“明末清初,明朝武将胡玉春隐居于福建山区,靠养蚕为生,在养蚕过程中,他通过观察蚕的成长变化、生活习性、动作姿态,结合人体各部位的生理机能及自己一身所学,融会百家之长创悟了集养生与实战为一体的武术拳种———蚕丝拳。清康熙年间,胡玉春的徒弟钟徽台将蚕丝拳带到了重庆江津。”

  兴盛 在重庆获得大发展

  这些拳术在进入重庆后,被重庆人广泛操练,在继承这些拳术核心内涵的同时,也推动这些拳术不断往前发展,并逐渐发扬光大。

  贺俊杰告诉记者,贺家拳的兴盛是从贺家良开始的,“在贺家良很小的时候,贺家良的父亲就将自己多年学到的武术和医术传授给了贺家良。之后贺家良访友求教,取长补短,对父亲传授的拳、械、功法、技击等进一步完善和发展,自成体系,又广传拳技。民国年间,复兴、静观、水土、人和地区习练者众多,人称‘贺家拳’。”目前,在贺俊杰的武馆学习贺家拳的人多达三四百人。

  蚕门武术的发展壮大和贺家拳也有很多相似之处,钟徽台将蚕丝拳引入江津后,最开始只在钟氏家族内部传承,用于强身自卫、保家护院。在江津,蚕丝拳一直靠口传心授,祖辈代代传承下来,外人知之甚少。直到钟徽台的第四代传人钟腾龙才将蚕门武术推向外界,30岁时,钟腾龙觉得家传武学不够完善,便云游四海,拜访名师。几年后钟腾龙回到家乡,潜心研究,使本门套路、技击、内家心法及相关的器械、正骨医药结合得更加完善。当时钟腾龙武功高强、医道精湛,经常扶弱锄强,乡里乡外广为人知,蚕丝拳的名声也逐渐流传开来。“钟腾龙成名之后决定将自己完善的蚕丝拳更名为‘蚕门武术’,由此开创了一个拳种。”钟旭峰告诉重庆晨报记者。

  落寞 小众拳术濒临失传

  不论是贺家拳、昆仑太极、蚕门武术,还是小洪拳、金家功,在一代一代的传承中,这些拳术从过去走到现在,同时也从兴盛逐渐走向没落。随着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不断丰富,如今喜爱拳术,并愿意花时间去练习拳术的人都越来越少,更何况这些相对而言略显小众的拳种。

  “蚕门武术拳套路简洁,动作有些难看,出手也比较凶狠,在行拳练功时常违背一般武术原理,一向被同道视为旁门。加上先祖辈保守,长期在家族内部一脉单传,所以时至今日未能得到更好的普及和发展。”钟旭峰有些失落地告诉重庆晨报记者。其他的拳种和蚕门武术也多少有些相似,而为了不至于沦落到失传的地步,很多拳种的传承人,都不得不开办武馆,一边教授竞技套路、一边推广自家门派的拳术。“因为现在的人学习武术功利心较强,很多都是为了竞技比赛,为了读书升学,自然就没有多少人会选择学习我们这些比较小众的拳术,现在跟着我学习蚕门武术的仅有三四十人”,钟旭峰非常无奈。

  未来 希望能够发扬光大

  虽然已成功入选市级非遗名录,但这五种拳种的传承人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申遗并不只是为了让我们自己的拳术避免失传,更重要的是想把它发扬光大,而申遗成功远远还不够,要发扬光大还需要付出更多。”贺俊杰表示。

  钟旭峰的看法和贺俊杰很相似,他认为:“虽然申遗成功,但要想发展蚕门武术,我们要做的还很多,以前蚕门武术都只传家族本姓,但我的女儿不喜欢练习武术,因此我现在开始在我的徒弟中物色旁姓的传承人。”另外,钟旭峰还希望蚕门武术有机会进入校园,“如果能够有更多的青少年接触蚕门武术,一旦激发他们对蚕门武术的兴趣,相信对蚕门武术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除此之外,钟旭峰还积极发掘蚕门武术的现代价值,“蚕门武术中的蚕门四仿,是模仿春蚕的生活习性和吐丝动作编创的一套拳术,主要针对脸、颈、腹、腰的动作较多,这套拳特别适合现代白领练习,我的几个徒弟,在练了蚕门四仿之后居然治好了多年的颈椎炎。”而今年1月份,钟旭峰的蚕门武术还受邀参加了2014外国驻渝蓉领事机构新春工作联谊会。钟旭峰说:“参加类似的公益活动,也是推广蚕门武术的一个方式,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多参加这样的活动,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我们蚕门武术。”其实和蚕门武术一样,贺家拳、昆仑太极、小洪拳、金家功等非遗拳术并不缺乏文化内涵、历史沿革和实用性,缺少的是知名度,相信随着一批一批的非遗拳术被发掘出来,还会有很多的民间拳术被展现在我们面前。而如何将它们更好地传承和发展下去,将成为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蚕门传承人以一敌十

  钟旭峰年过四十,但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是蚕门武术的第八代传承人,他4、5岁时开始跟随父亲钟志明学习蚕门武术,“因为蚕门武术是模仿蚕的动作,其中包括脸和脖子,为了激起我的兴趣,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教我模仿蚕子的面部动作,用脸做怪相,激起了我的兴趣,之后我就一直跟着父亲学习蚕门武术。”

  年轻时曾以一敌十

  据钟旭峰介绍,蚕门武术分硬架和软架。习练此拳用意不用力,随心所欲,顺气自然,沉肩坠肘,气运丹田。行拳时脚踏丁八步,如蚕之吐丝连绵不断,前后相随,上下相连左右相济,以窝身侧扁桩为主,高中低桩并用,架势紧凑。出招不现影,专攻胸三角等要害,力求一招制敌。

  据钟旭峰回忆:“年轻时我曾代表重庆在四川省的武术比赛中拿过冠军,曾经到温州给老板当过保镖。有一次,一群当地的地痞流氓,到我老板的厂里惹事,当时我以一敌十痛打了来惹事的地痞流氓,之后再也没有流氓敢到我老板的厂里来收保护费了。”虽然在温州当保镖的那段时间很是风光,不过,钟旭峰的保镖生涯并没维持多久,为了照顾自己年迈的父亲,钟旭峰选择回到江津。

  拜师需签入门官书

  回想起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钟旭峰告诉重庆晨报记者:“我父亲对蚕门武术的领悟在我之上,他不仅拳术了得,而且精通蚕门正骨和蚕门医术,他退休后在江津老街开了家蚕门医馆,并以此获得经费来传承和推广蚕门武术。”

  “我不像我父亲那样,经常出去参加各种武术比赛,以武会友,我基本就没有参加过所谓的‘武林大会’。”钟旭峰说,但在钟旭峰的记忆中,蚕门武术的拜师仪式一直都保留着传统的规矩,“我们的拜师仪式,徒弟不仅要给师父敬茶,行三拜九叩之礼,还必须与师父签订入门官书。所谓入门官书,就是类似现在的一种契约,签了这份契约就必须遵守蚕门武术的门规和戒言。”钟旭峰说,而这一拜师仪式至今仍然保留下来,每每有新徒弟入门都要举行严肃的拜师仪式。现在已年过四十的钟旭峰依然可以将蚕门门规倒背如流,“尊师重道,团结互让,行侠仗义,扶弱锄强……”

阅读:
相关新闻       重庆非遗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