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武林动态人物访谈
搜索: 标题  

台北之行——记武术史学家周剑南

[日期:2018-12-15]   来源: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2012年7月中旬,我邀约好友林德胜女士结伴赴台北,周继春(剑南)先生的后嗣家芳女士到松山机场接机,三十多年的信函联系着我们如同妲妹的情谊,虽从未谋面,相遇刹那就已认出……我们下榻周剑南的故居,室内陈设简朴,我托我的义兄1991年带给剑南叔的大理石仿古竹节雕刻笔筒和杯子摆在书桌上,客厅的书拒上陈放着金色的奖牌,上有“功在国术”四个字。茶几摆放有白色的茶垫,沙发靠背针织品的图案花型也玲珑精巧,家芳说那是李灿巧手手工织制的,还说:“爸生前非常怀念在成都与郑怀贤、朱国祯练武切磋的日子,江汉路、槐树街和成都的‘花会’,晚年更是常念叨着,同来访的老朋友们一道回忆……”她将父亲遗著文章、资料相册,逐一取出,让我一览无余……

以往我对周剑南先生的了解和认识只限于他与我书信往来所提到的,如他和我大伯父朱国福及武术世家朱氏四弟兄的师承关系、和郑怀贤学艺及师承关系。此次赴台我们从观览周老先生生前大量文章和文字资料、收藏的报刊杂志和老照片中,进一步对他求师求艺、求是求实的严谨武学研究态度,记录考证相关人、事、时、地与可信的典故,以及他对中国台湾国术事业的贡献有了更深层的认识。许多人物及事件,在他数十年孜孜不倦的编整汇集下成为一篇篇国术史料文章。笔者——梅玲根据台湾国术杂志《力与美》邱定一的记八十二岁国术前辈周继春(剑南)纪实文章,同时摘录剑南同桂林、梅玲的信函给以佐证。

幼年与武术的结缘

首先笔者回忆自己与武术的情缘。虽然我至今是职业声乐教师(四川音乐学院声乐教授),然而我是武术世家之后。1936年出生,祖籍河北新城。父亲朱国祯,曾被聘为成都体育专科学校(成都体育学院的前身)副教授,父辈师承于马玉堂。大伯父朱国福在武术史上有显著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任教于重庆大学,并任全国武协委员,重庆武协主席,曾多次担任全国武术比赛裁判。他曾根据自己多年从事武术运动的经验和体会编写《形意洗髓保健气功》《形意拳源流》《国术归宗》等武术文集。这位著名的形意拳家、技击家、摔跤家,精于长打短靠,内外家拳脚,诸般兵器,并深得形意、八卦、太极真谛。1948年朱国福在《重庆市国术馆报告》写到:“职以中华民族体格不强,外邦讥以东亚病夫之耻,故乃矢志提倡国术,唤起同胞尚武精神,乃尽力领导馆内同仁努力职责,发展工作效率。”我四岁就读小学时开始同姐姐梅霞、梅湘随父学习武术,七岁时三姐妹拜京剧艺人张喜海为师,学成“别窑”的薛平贵(梅玲饰)王宝钏(梅湘饰)在成都燕鲁公所为河北同乡会赈灾义演。三姐妹同父亲的女弟子范保云(原北京市武术协会秘书长)常随父亲和郑怀贤等父辈为少城公园历届比武赛事表演,她跟梅霞姐是小学同窗好友,要求我父亲收她为徒,每天下午一道练功,站桩、踢腿、下腰、劈叉,学习初、中级拳,功力拳,对打太极拳、剑,满江红拳……梅霞大姐的双刀套路练得好,能做地趟扫刀动作(她剪着短短的男孩发型,不少人称她“朱弟弟”)。我们四人在青羊宫花会和国术赛事表演的时候,梅湘和我站前排,梅霞和保云站后排,身着黑色紧袖上衣,黑色灯笼裤,胸前有我母亲用大红色丝线亲手绣的“我武维扬”“自强不息”“发扬国粹”字样,以“强种保国”的气概贯注全神进行表演。1942-1943年间,时逢第十一届奥运会的国术代表傅淑云(约26岁)在成都,她教授我们绵拳。1943年5月和1945年5月,中央国术馆在张之江主持下举办纪念成立十五周年的全国性国术大会(在重庆),梅玲随父参加表演。在幼年时,常听父辈们说起张之江、冯玉祥、马玉堂、马元基和朱国福这些人的名字,还知道冯玉祥老先生对国福大伯倍加赏识,他在吴佩孚五十大寿时仅送了一瓶五角钱的汽水,但赠送给国考十五名获奖者以厚重奖品,足见他对国术所抱的“救国救民”的期待,他还曾亲笔题字书写“爱人如己”赠国福先生。1948年父亲国桢在华西坝南虹游泳池表演跳水,因未做准备活动,身体受冷水刺激而四肢麻痹,导致瘫痪。梅湘姐辍学侍奉父亲,疏于练习而中断习武,复学以后,考取北京地质学院,毕业分配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她还是首任北京大学教授合唱团长。她有强健的体魄,是首批勘测西藏羊八井地热的北大教师,后成为北大地质学系教授。梅霞大姐参加西南空军文工团舞蹈队,后陆续转换职业,最终为攀枝花市成立少年武术队出力献策成为组建领队,是攀枝花市武术协会主席,四川省武术协会委员。她多次受到政府嘉奖,直到八十岁才正式从武术行业退役。我于1951年3月参加成都市文工团,出演话剧《龙须沟》中的王二春;1952年该团整编为四川省歌舞团,并任专业舞蹈演员;1953年四至十月随中国人民代表团赴朝鲜演出。我虽然没有如大姐和其他武林后学的斐然成绩,但是基于幼年时期练功养成的吃苦耐劳、发奋图强的秉性,在从教与从艺的道路上稳步前进,有老同学、老一辈的戏剧家们的关爱,1956年考入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留校任教。我珍惜生活的赋予,感谢父辈们及其弟子们对郑、朱氏后嗣的关心,我倍加珍惜海峡两岸的武术情谊。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